历史战役

历史战役

从主菜单选择历史战役后,将鼠标放在战役名称上阅读简介,点击双剑交叉的标志开始战斗。战役包括:

拉菲亚会战(公元前217年)

公元前217年的拉菲亚战役发生于埃及托勒密王朝与塞琉古帝国之间的第四次叙利亚战争期间,一个世纪之内,叙利亚与其地中海沿岸极有价值的土地多次易手。作为亚历山大帝国的继承者,托勒密王朝和塞琉古帝国都不能把叙利亚的控制权交给对方:因为这样就是在给对方示弱。这使得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陷入冲突当中,公元前217年六月,分别由“爱父者”托勒密四世和“大帝”安条克三世领导的两支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希腊式军队在拉菲亚交锋。经过几天的袭扰战,大战的帷幕才被双方狂奔的战象拉开。安条克大帝击溃了托勒密的骑兵,自以为胜券在握,但当他返回自己的阵中时发现乱了阵脚。当然托勒密四世的胜利也不是从天而降的,他虽然夺取了叙利亚大部分的控制权,但其代价却是在家族中的地位大跌。他手下的老兵大举反旗,在上埃及南部建立了独立的王国。分裂势力在公元前185年灭亡,为了保持埃及传统,希腊化政府消灭了全部反叛势力

迦太基攻城战(公元前146年)

公元前149-148年,迦太基围城战标志着罗马与迦太基之间的第三次布匿战争拉开帷幕。迦太基人宁死不屈,拼死抵抗了两年之久。罗马大军由马尼乌斯·曼尼略率领,出师不利,败于哈斯德鲁巴尔之手。马尼乌斯兵败之后,小西庇阿被任命为执政官,肩负起了消灭迦太基的重任。要是严格按照罗马法来说,他毕竟还是太年轻,难以胜任。他首先击败了第欧根尼的部队,封锁了迦太基的港口,占领纳普希斯,切断其补给,迫使迦太基人来此解围。纳普希斯之战获胜之后,小西庇阿继续围城,在最后总攻时,他手下的指挥官兼小舅子提比略·格拉古身先士卒,杀上城墙。在街道、房屋及庙宇内苦战数小时之后,迦太基人投降了,活下来的都被掳做奴隶,迦太基也被夷为平地。哈斯德鲁巴尔本人顿首乞生,他的妻子接受不了这样的耻辱,杀死几位儿子后便自杀而死。小西庇阿在军中表现出众,大获嘉奖,取胜之后他被冠以“阿非利加征服者”的名号。罗马人没有杀死哈斯德鲁巴尔,而是将其示众,以示羞辱。尽管提比略在迦太基作战勇猛,他也摆脱不了努曼提亚之战后武运的式微,但后来他作为保民官却大受老百姓欢迎

阿莱西亚会战(公元前52年,仅限高卢战记)

到公元前52年,朱利乌斯·恺撒已在高卢战争中取得一系列胜利,他击败了许多部落,让其他部落也感受到了威吓。然而,随着他与庞培和克拉苏的临时政治同盟瓦解,恺撒的政敌也开始出现。罗马拒不增援,他面对的是阿维尔尼人维钦托利联合下的高卢各部族。罗马的百姓和商人在高卢被屠杀,恺撒即刻调动军团追击维钦托利。被恺撒的日耳曼骑兵队穷追猛赶,维钦托利决定在阿莱西亚的要塞进行重组。全面应战毫无胜利可言,恺撒包围了要塞,挖出18里的壕沟并筑起高高的防御工事,使其中的八万高卢人因饥饿而投降。高卢骑兵队在罗马人进行建设的时候反复袭击骚扰,使一小部分的防守者得以逃脱。由于对方可能带来增援部队,恺撒下令建设另一个围城的防御工事,有21里长,用以保护围城军。十万高卢人为解除围困而来,被饥饿所折磨的维钦托利一方士气重振。然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恺撒的军团严阵以待,挡住了任何试图突围而出或突入救援的行动。决战当日,恺撒在军团之中鼓舞士气,然后下令骑兵队向后方的高卢援军发起冲锋。这次勇猛的行动完全击溃了高卢人,同时,由于在撤退途中遭到屠杀,维钦托利及其残党也投降了

尼罗河会战(公元前47年)

公元前47年,朱利乌斯·恺撒与克利奥帕特拉七世的丈夫托勒密十三世展开了尼罗河战役。公元前48年,托勒密就因处决庞培一事而惹怒恺撒,庞培虽然作为对手逃到埃及,但他毕竟是罗马人。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们之间的关系日趋恶化,恺撒在亚历山大里亚一直试图挑拨托勒密与克利奥帕特拉之间的关系,而托勒密的军队正在加紧训练,试图孤立罗马人。当恺撒听说援军就在附近时,他果断撤离亚历山大里亚,成功集结大军之后他又对托勒密的埃及军队发起进攻。两支军队势均力敌,在尼罗河畔遭遇,恺撒发起了第一次真正的罗马式进攻。经过激烈的战斗,埃及军队溃不成军,托勒密与众多士兵狼狈逃窜。据说他在尼罗河翻船后淹死了,不管怎样,可以确定他的确是死了,再也造不成威胁了。恺撒将埃及并入了罗马势力范围之内,并且成功俘获了埃及无可争议的统治者克里奥帕缇拉的感情

条顿堡森林会战(公元9年)

罗马最惨痛的失败,即条顿堡之战后,日耳曼诸部落的内乱与政治斗争终告结束。由普布利乌斯·昆克蒂利乌斯·瓦卢斯率领的第十七、十八、十九三支军团中了罗马“信任的朋友”阿米尼乌斯设下的埋伏而全军覆没。作为切鲁西部落的首领及瓦卢斯的顾问,阿米尼乌斯作为人质被带到罗马,后来在罗马学习了军略。在泥泞狭窄的林间小道上,罗马军团经受风暴的摧残后萎靡不振,十分容易就中了日耳曼战士们设下的圈套。瓦卢斯设法重新集结军团并修筑夜营,以防在早晨被攻破。军团士兵纷纷开起小差,在一夜艰苦行军后,罗马人最终挤在沼泽与林地之间被屠杀殆尽。瓦卢斯手下的副将努莫尼乌斯·瓦拉与剩余骑兵抱头鼠窜,最终被砍翻在地,瓦卢斯最终也自杀身亡。罗马莱茵河东部的城镇与军团一并惨遭蹂躏,惨败带来的耻辱让他们日后再也不敢使用被消灭的军团的编号